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第六章Part8【全员向/法医设定/微刑侦】

Part8
当日下午。

“啊,贝什米特警官您回来了……那个,总局接到市民发现尸体的报案了吗?”本田菊从笔记本电脑屏幕后探出头,看着快步走进办公室的基尔伯特问道,“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如果真按照罪犯所说……”

“安心,暂时还没有。”基尔伯特走到本田菊的办公桌前,把桌上相关科室递交的的嫌疑人资料拿起来翻看,“罪犯可能正在犹豫,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那就好。”本田松了口气,然后指了指基尔伯特手里薄薄的那一沓资料,“以及,这些就是排查出的所以嫌疑人了。”

“好的,我知道了。”基尔把资料放回桌上,“伊丽莎白呢?”

“她正在和特别行动队沟通相关事宜。”本田菊瞄了一眼伊莎空着的座位,“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那我们先开始筛查罪犯,不等她了。”基尔搬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本田菊对面,“必须争取明天之前得出结果。”

“在下认为今天完成也完全没有问题。”本田菊的眼里难得闪过一丝寒光,“他早已无处可逃。”

“看来唯一的突破点就是不在场证明了。”说着,基尔伯特站了起来,“我去把我的电脑拿过来。”

“啊,等等,不用了,贝什米特警官。”本田菊叫住了他,“忘了告诉您在下已经筛查出来了。”他从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底下抽出一张纸递给基尔伯特,“肯定就是他了。”

“本大爷怎么不知道本田你的效率这么高!”基尔伯特接过那张纸浏览了一边,难以置信地感叹。

“在下当时就是因为擅长数据分析才被提拔到重案组的啊。”本田菊笑了笑。
=================================
经过各科室的一系列确认,重案组和特别行动队立刻展开了行动。

“嫌疑人名叫马克·布莱尔,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心理医师。”在去往行动地点的路上,伊丽莎白开始向特别行动队介绍目标情况,“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几乎迷惑了所有和他有过交集的人,‘温文尔雅,善解人意,医术高超,乐于助人,信用记录良好,内心高尚’——这些都是周围人对他的形容。”

“又一个泰迪·邦德。”路德维希摇了摇头。

“说实话我们认为人质可能还活着。”伊丽莎白正色道,“所以你们一旦发现他做出什么威胁人质生命安全的行为,请立即击毙他。”

“最好一枪打爆他的头。”伊丽莎白冷笑。

“乐意效劳。”一旁的罗维诺拍了拍手边的狙击枪。

“话说发布会的时候那些记者没少为难你们吧?”路德维希无奈地笑了一下,“哥哥那天晚上回到家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习惯了就好。”伊丽莎白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大部分记者都这样,总觉得自己能揭露隐藏在虚伪解释背后的黑暗真相——然而他们实际上什么都不懂,光有发现新闻的鼻子,却没有思考新闻的脑子。”

“同意。”路德维希叹了口气。

“喂,别聊了,到了。”罗维诺背起狙击枪准备站起来。

“噩梦该结束了。”伊丽莎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这个该死的马克·布莱尔要是能活着到审讯室,可有他受的。”
=================================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搭乘重案组的车比特别行动队晚一步到达现场。在他们到达之前,特别行动队和一队警车就已经包围了整座目标建筑。

“wow,他住的可真偏僻。”刚一下车,阿尔弗雷德就对着面前的郊区别墅感叹了起来,“明明是个有钱的心理医生。”

“毕竟也不是人人都像我们一样得在市区租房子嘛不是。”王耀撇撇嘴。

“聊什么呢?”伊丽莎白走过来拍拍两人的肩,“你们最好到车上去,待会儿这里的声音能把你们吵死。”

“也好。”王耀点点头,“狙击手埋伏好了吧?”

“应该差不多了。”伊莎瞄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座废弃建筑,“执行任务的时候罗维诺就像幽灵似的,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站在最前面的路德维希正准备开始向别墅喊话,耳机里却突然穿来了罗维诺的声音。

“赶快开门进去!越快越好!!”罗维诺几乎是在吼,“马上就把门踹开然后进去!该死的快点!!”

“怎么了吗?”路德维希下意识握紧手里的冲锋枪。

“犯人对一个人质动手了!!”听筒里传来狙击枪快速上膛的声音,“快点!那个女孩儿快死了!!!”

“计划变更!”路德维希对身后的队员大声吼道,“我们得闯进那栋建筑!犯人开始杀害人质了!!!”

路德维希和几个队员飞快冲到门前用力踹开大门,迎接他们的是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以及提着刀坐在沙发上的犯人,马克·布莱尔,他笑着把面前用枪指着自己的贴特别行动队队员扫视了一遍,然后看了看匐在自己脚边的那个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女人。

“马克·布莱尔,很高兴见到您,警官。”他笑地很镇静,“你们为什么才来。”

“人质还活着几个?”路德维希紧紧握着枪,眼里满是怒火。

“如果算上她的话……”他又看了看那个女人,“就一个。”

霎时间,周围一片寂静。

然而随后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打破了那寂静,路德维希感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撒到了自己的腿上。

“击杀任务完成,请确认目标是否死亡。”罗维诺的声音又一次从耳机里传来。
=================================
之后的几天法医办公室一直都很忙。

“全部受害人的验尸报告已经完成,很遗憾最后那位女受害人没能活下来。”王耀把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轻放到马修的桌上,“内容太多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看吧。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她们死之前都受了不少罪。”

“费尔南德教授的DNA检验报告也已经出来了,与我们之前对受害人身份信息的推断吻合。”王耀叹了口气。

“有劳你们了。”马修拿起文件袋,把它在手里掂了掂,又放回了桌上,“真抱歉最关键的时候我不在场。”

“马修你不用道歉的。”王耀无奈地笑了,“该道歉的是我们,没能在你不在的时候拯救人质的生命。”

“不说这个了。那个,犯人的尸检开始了吗?”马修问道。

“开始了,弗朗西斯他们正在解剖。”王耀点点头,“我们会重点检查他的消化系统以确认他是否真的吃掉了受害者。”

“想必接下来的记者对着我们又是一番狂轰滥炸。”王耀很想笑出声,但却喉咙发紧,什么笑声也发不出。

“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让我去应付他们吧。”马修站起来微笑着拍了拍王耀的肩,“你知道记者有多讨厌在新闻发布会上见到我的。”

“没事的,大家都尽力了,不是吗?”马修柔声安慰到。

“是啊,都尽力了啊。”王耀不甘地叹了口气,“都尽力了啊。”
【本章完】

关于文中提到的泰迪·邦德各位可以到我的主页查看【因为实在和aph无关所以也不好打tag】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