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第三章Part3【全员向/法医设定/非国设】

Part3
第二天,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不对了。
“搜救队那边来消息了吗?”阿尔守在电话旁边,用手指反复敲打桌面,“已经第二天了耶。”
“要是有那么容易找到,不如你去吧。”伊万撇了阿尔一眼,拿起整理好的验尸结果起身去找伊丽莎白。
“我也想去啊。”阿尔一脸委屈,“但是王耀就是死活不准啊。”
“搜救队大雨天趟着稀泥满山找人已经够累了,还有时间照顾你?”亚瑟撇过头哼了一声,“到时候你在哪儿摔死了都不知道。”
“王耀确实是为你好。”弗朗西斯眯眼笑着,指了指垃圾桶里的麦当劳包装壳,“山上的午饭可不是麦当劳。”
阿尔没回答,气鼓鼓地继续敲着桌子。
当伊万把报告交到重案组办公室里的时候,他发现马修,基尔和伊丽莎白并不在办公室里,只有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看起来严谨极了的黑头发亚洲男人端正地坐在一张新搬来的办公桌前。
正当伊万想发问时,男人先开口了,“您好,在下本田菊,刚接到上级调令由本州东片区分局调往总局工作,能在此见到阁下实在不胜荣幸。在下受威廉姆斯队长的委托特地在此等候阁下送来的尸检报告,阁下百忙之中跑来一趟真是辛苦了……”
“啊,你好,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实在无法适应如此繁杂的问候语,于是在简短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直截了当地切入了主要话题,“那个,这是验尸报告,请先打开看一下,如果有什么需要不理解需要解释的就告诉我,我会尽力解释的。”
“好的。”自称本田菊的男人接过文件袋,拿出文件仔细看了起来。一会儿之后,他抬起头来问道:“那个,有几个地方在下不太明白。”
“哪个地方?”
“关于‘全身上下无致命外伤;血液检测一切正常;死亡时间无法确定;初步推断死因为循环衰竭,具体原因未知’这几条结论。”本田菊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这么说很过分,但是在下觉得这份报告似乎意义不大。”
“我们也很奇怪,说实话这情况我第一次见。”伊万无奈地摇头,“我们找不出死因。”
“……请问有没有在尸体上找到针孔一类的痕迹?”
“没有,一个都没能找到。”
“以及关于眼睛被割掉的地方的伤口很整齐这一条……”本田菊看了一眼报告,“何以见得?”
“凶手的切割手法堪称完美,没有碰到任何刀刃不该碰到的地方,这绝对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做到。”伊万的神色认真起来,“手法非常老道,我甚至怀疑这可能不是他的第一个受害者了。”
“我们也正这么怀疑。”本田菊把报告放在桌上,“威廉姆斯警官已经和贝什米特警官以及海德利薇警官前往档案室调取近几年来发生的,作案手法相似的案件档案,在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希望他们成功。”伊万叹了口气,然后朝本田菊挥挥手,走出了重案组办公室。
“在下请求你们在进行一次验尸!”本田菊在背后喊到,“注意找针孔!”
“真漂亮……”此时伊丽莎白正在档案室的电脑前查看着类似案件的受害者照片,“但还真是可惜……”
“真是漂亮的眼睛……”基尔凑过来看了一眼,“可惜它们都和原来的主人分家了。”
“不过类似案件的数量还真是不少啊。”不远处的马修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们的猜疑被证实了。”
“但愿如此,这样查起来会快一些。”伊丽莎白靠到椅背上,“说起来小费里也还没找回来……唉,希望他平安。”
==============================================================================
“队长,我们没能发现任何东西。”一个刚搜完河谷回来的搜救队队员遗憾地说到,“我想我们大概可以放弃在河谷里的搜索了。”
“该死。”队长把手里的食物放下,骂了一句,“话说回来我记得附近有一个伐木场?”
“对,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因为政策问题被废弃了。”另一个队员插嘴,“现在那里估计已经荒草丛生了。”
“休息结束之后我们往那个方向去找找。”队长把干粮上的雨水抖落干净,叹了一口气,“但愿会有结果。”
==============================================================================
“为什么要给我松绑?”费里看着眼前的斯托克医生问道,“我会逃跑的。”
“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不合算。”斯托克医生把食物放在费里面前,抬起头对费里笑了一下,“你说我们中谁更强壮,以及谁更熟悉这片森林?”
“你……”
“这不就对了。”斯托克医生摊手,“所以我会把你抓回来,然后好好收拾你,再把你的眼珠提前割下来。我猜你不喜欢这样。”
“我的同伴会找到我的,我相信他们……”
“那我只能祝愿你一直活在你的美梦里直到死去。”斯托克医生转过身,似乎是冷哼了一声,“他们确实会找到你的,不过是你的尸体,而且我有很大把握你那群无能的法医朋友不会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你太小看法医了。”费里坚定地看着他。
“得了吧,小子,我好歹也是个医生。”斯托克医生笑了一下。
“听说过蓖麻毒吗?”
费里顿时吃了一惊——蓖麻毒是一种剧毒,但却十分难被尸检检出。
“看来你知道。那么你来告诉我,把针孔安排在哪儿最不容易被发现?”
“……”
“看来你不知道。”斯托克医生装作无奈地耸肩。
“我来告诉你,我一般把注射的地方选在茂密的头发之下的头皮。”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