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bg向预警,弗朗西斯x罗莎
不知道哪里来的脑洞然后就写了x
==========================
弗朗西斯无聊地盯着广场上的一群鸽子在游人之间飞来飞去,努力想忽略掉自己对面坐着的人。摆在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没怎么动。

弗朗西斯对面坐着的是前不久刚和他离了婚的妻子,罗莎•柯克兰。他们离婚前一共育有有两个男孩儿: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关于两个男孩儿的姓氏现在正在讨论之中,所以先暂且不提。

弗朗西斯一回过头,就对上了罗莎翠绿色的眼睛。此时,对方正以一种十分不快的眼神打量着自己,还微微皱起了眉头。

弗朗西斯悻悻地把注意力从鸽子上收回来,然后继续盯着咖啡发呆。

"虽然我知道我们的这次见面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尴尬,但我还是希望你至少能装得开心一点。"罗莎平静地看着弗朗西斯,"你清楚的,以后我永远不会再回法/国了。"

"所以说这是诀别?"弗朗西斯尴尬地笑了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啧啧,凉了,真难喝。弗朗西斯这么想着,却还是把咖啡咽了下去。

"差不多。"罗莎仍旧盯着弗朗西斯,似乎在打量陌生人,"我订的航班就在明天。"

"那么我祝你旅行......不对,归国愉快。"弗朗西斯挑起一个微笑,假装的成分十分明显。然后他端起咖啡,一整杯地灌了下去,最后还不忘忍着嘴里的难受,微笑着把杯子倒过来晃了晃,向罗莎表示咖啡已经一整杯喝完。

罗莎没说什么,递给弗朗西斯一张纸巾。

"咖啡滴在衣服上了,赶快擦一下。"罗莎无奈地看着弗朗西斯衣服上的咖啡渍,"不然到时候你洗不干净的。"

"这么了解我啊,柯克兰女士。"弗朗西斯接过纸巾,用力地把咖啡拭干净,但始终还是晚了一些,衣服上已经留下了几块淡淡的印子。

"别忘了是谁帮你洗了五年的衣服。"罗莎转头看向广场,广场的喷泉旁,一对情侣正在阳光下忘我地接吻,罗莎只得尴尬地把头转了回来。

"走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弗朗西斯直视罗莎,"你可以带走阿尔弗,但是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过度干涉阿尔弗的个性。他是个拥有奇思妙想的自由的孩子,不像你们英/国人那么刻板。我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强迫放弃追求自由的个性。"

"我有自己的分寸。"罗莎推了推眼镜,"倒是你,你要对马蒂严格一些,他太文弱了,缺少一点男性的气质。"

"看来我们在离婚协议上的决定还算合理:你负责把感性教给感性缺乏是阿尔弗,我负责把理性教给理性缺乏的马蒂。瞧,刚好配对。"弗朗西斯笑了一下,向服务生挥了挥手,让服务生过来结帐。

"你后悔吗,弗朗西斯?"罗莎突然问到。

"......后悔什么?"弗朗西斯愣了一下。

"和我结婚,享受了五年地狱般的生活--这句话是当初吵架的时候你自己说的。"罗莎把脸转向一边。

"地狱里可没人帮我洗衣服。"弗朗西斯笑了笑,"后悔?不,在这点上我从不后悔,这只能算是一次失败的冒险而已。而与我一起冒险的伙伴是你,在这点上我应该感到荣幸。"

"你讨女人欢心的手法越来越精湛了,弗朗西斯。"罗莎起身,"然而这套对我已经不管用了。"

"只是不想让把你对我的最终印象定格为一个离了婚失魂落魄的男人而已。"弗朗西斯看着罗莎,笑着叹了口气。

"好了,快走吧,罗莎,趁我还没不顾一切地阻拦你离开,快走吧,你不会想看见一个男人哭出来的。"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