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全员向/法医设定/非国设】第四章Part1

“哥哥不想去。”弗朗西斯坚定地看着王耀,“你不能强迫哥哥。”

“你必须去。”王耀也同样坚定地看着弗朗西斯,“干这事就你效率最高。”

“那哥哥有加班费吗?”“你自己想想都不可能。”“那哥哥我要罢工!”“你做梦。”王耀把手杵在桌子上,上身倾向坐着的弗朗西斯,“这件事你说什么都得去做。”

“他俩在干什么呢?”阿尔端着咖啡看着两人,一边好奇地小声问一旁的亚瑟。

“王耀想让弗朗西斯去验一具尸体,那具尸体现在就摆在验尸台上。”亚瑟抱着手臂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 。

“什么尸体能让他都不愿去验?”阿尔眨眨眼。

“女性的尸体,特别是破坏严重的那种。”亚瑟偏过头看着阿尔,“不巧的是这具尸体两个条件都符合。”

“有多严重?”阿尔好奇极了。

“听说过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吗?”亚瑟微微勾起嘴角,“作案手法以及尸体破坏程度和那个类似。”

“呃……我想我能理解红酒大叔了。”阿尔撇撇嘴,端着咖啡走开了。

“好吧好吧,哥哥真是败给你了。”弗朗生无可恋地站了起来,“我要求带个人和我一起去。”

“你自个儿挑。”王耀退开一步,“我还有事所以你直接把我排除吧。”

“不用挑了。”弗朗西斯看向一脸看戏样的亚瑟,“我就要那边正在幸灾乐祸的那位。”

“好。”王耀摆摆手,然后对着亚瑟喊到:“亚瑟,待会儿你和弗朗一起去。”

“不要,我干这事儿效率低。”

“他让你和他一起去。”王耀走过去笑着拍了拍亚瑟的肩,“这件工作恐怕你是逃不掉了。”

“啧。”亚瑟不满的皱起眉头,“臭胡子你故意的是吧?”

“啊,确实是这样。”弗朗笑着眯起眼睛,“谁让你看戏。”
==============================================================================
“真是的,你除了给我找麻烦还会干什么?”亚瑟一边略粗鲁地戴上橡胶手套,一边不满地瞪了一眼弗朗,“明明王耀叫的是你。”

“你以为哥哥我想叫你吗?”弗朗拿起盘子里的刀子掂量掂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我待会儿绝对用的上你。”

“用的上我什么?”亚瑟向验尸台走去,“捅死你之后帮你收尸?”

“少来,哥哥知道你对伤口鉴定很有一手。”

“那请你出去,我要开始工作了。”亚瑟抬手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

“要不是家属要求解剖尽量美观以方便下葬,不然你以为哥哥我愿意进来?”弗朗西斯撇撇嘴,走近了验尸台,“自从我俩入队以来你什么时候看见哥哥我验过这种尸体?”

“算了,别扯了,赶紧干正事儿。”亚瑟白了一眼弗朗西斯,然后拿起镊子开始查看伤口。

这是一具完全称不上完整的女性尸体:小腹处被剖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子宫被整个割下,不知所踪,只留下一个血淋淋的盆腔;死者的嘴角被人用刀子划开,伤口延伸至耳根;死者胸前还被刻上了一个血淋淋的单词“shameless(不知羞耻)”;脖颈上有很深的勒痕,能看出死者是被人套住脖颈后勒死的。

“死者死前挣扎得很激烈。”亚瑟看着死者脖颈上的痕迹,“能看出抓痕。”

“噢,看她的长指甲就知道了。”弗朗西斯拿了把刀挑起尸体的一根手指,“漂亮得华而不实。”

“我觉得他是妓女。”亚瑟转而查看脸上的伤口,“毕竟这种作案手法再加上她的装束,以及胸前的单词,真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妓女。”

“那你先检查着,我去验个精斑。”弗朗把刀放下,转身去拿工具,“希望能验出点什么。”

亚瑟继续检查小腹部的伤口:死者的整个子宫都不见了,而且凶手的切割手法堪称粗鲁——有些地方能直接看出凶手曾经非常用力地扯过。阴囘道从宫囘颈处被切断,不过还好没有受到大的损伤,应该可以验精斑。

一会儿之后弗朗西斯带着结果过来了,“哥哥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妓女了,我没能验出一丁点精子。”弗朗西斯有点挫败地把单子放在桌上,摇了摇头。

“可能她这几天没客人。”亚瑟瞥了一眼弗朗,“以及现在到你工作了,我的工作完成了。”

“好的。”弗朗拿了把刀走了过来,“小亚瑟你去帮哥哥验个血呗。”

“好好好,真是,麻烦死了。”亚瑟有点不情愿,却还是拿起工具开始抽血。
==============================================================================
“验尸报告出来了哦。”弗朗把报告摆在基尔的桌子上,“快感谢哥哥吧。”

“情况怎么样?”基尔拿起报告快速浏览了一边。

“不太好,血液成分一切正常,解剖也没能出结果,不过尸体发现得挺及时。”

“我们怀疑她是妓女,我们在她的血液样本里发现了大麻的成分,但是很奇怪我们没能验出精斑——我们连一丁点精子都没找到。”

“她确实是个妓女。”基尔笑了笑,“不过说起来本大爷还是第一次到窑子里办案啊。”

“那改天带哥哥去逛逛呗。”弗朗揶揄到,“烟花柳巷什么的哥哥都还没去过呢。”

“你还真是……”基尔正哭笑不得,忽然伊莎就闯了进来。

“哟弗朗西斯你也在啊。”伊丽莎白对弗朗笑了一下,然后她对基尔说:“有重要线索了,马修让我叫你过去。”

“什么线索啊?”基尔起身看着伊莎,弗朗抿紧了嘴在旁边看着。

“我们找到她在死前最后一位接待的客人了,他现在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了。”

“重要嫌疑人啊。”弗朗西斯勾起嘴角。

“但他坚决否认自己杀害了她。”伊莎似乎有些头疼,“可他又是我们现在唯一已知的和这个案件可能有联系的人。”

“倒还真像是开膛手杰克的作风啊,作案之后就那么悄无声息地隐匿在黑暗之中。”基尔沉吟,“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先做做笔录吧。” ==============================================================================
“先生您先冷静一下。”马修无奈地看着对面歇斯底里的男人,用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耐心试图让他先安静下来,“我们只是给您做一个笔录而已。”

“我真的没有杀她!没有!!”男人愤怒地挥舞着手,“我也没有和他发生关系,所以你们能放我走了吧?!”

“但是您并不能找出证据证明您没有杀害她。”马修推推眼睛,又补充了一句,“您去的地方可没有监控探头。”

“噢该死,你们真是无能!”男人愤怒到了极点,用手猛烈地敲击这桌板,“我说了不是我!”

马修无奈的看着男人,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扇回座位上坐好。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