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全员向/法医设定/非国设】第四章Part3

几天后,弗朗进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尔和伊万在收拾东西。

“你们这是要准备干什么呢?”弗朗拉出椅子坐下,笑着开玩笑,“准备约着打架?”

“不是啦,我们是去出外勤。”阿尔转过头看着弗朗西斯,“别把hero说的这么不堪嘛。”

“但是看到你们一起行动哥哥我只能想到你们要打架啊。”弗朗微眯起眼睛揶揄两人,“哥哥可是清楚地记得办公室的上一扇玻璃门是怎么碎的啊。”

“那要不我和你来个情景重现?”伊万微笑着看向弗朗,“我不介意在碎一扇玻璃门,反正你有钱赔。”

“真是一点都不友好啊……”弗朗意识到气氛不对,识趣地转移了话题,“这次怎么会是你们一起去出外勤,不是应该只去一个人吗?”

“马修点名要我们俩……”阿尔叹了一口气,“好像听说要去红灯区。”

“我觉得挺好的啊,拿着工资逛窑子嘛。”

“那就该让你去。”伊万微微勾起嘴角,“说不定一趟出来你的大名就要被红灯区口口相传了。”

“哥哥我可不希望是那方面的大名。”弗朗笑了一下,打开了桌上的书。

这时候,本田菊和伊丽莎白已经在另一家妓院里的地下室等着了。

“怎么回事儿?”伊丽莎白不耐烦地看表,“取证小队都到了,他们怎么还不来?”

“要不在下先勘察一下吧。”本田看向伊莎,伊莎点点头表示默许,于是本田走近尸体,蹲了下来,“又是一个血淋淋的盆腔啊……连胸前的单词都一样。”他沉吟到,“一模一样的作案手法。”

“所以她和前一个被害者有什么联系吗?”伊莎有些头疼,她来回在周围踱步。

“就现在所知道的,她们都是妓女。”

“这个当然不用你说。”伊莎扶额,“我是说别的……算了,这种事在进一步调查之前谁都不会知道的。”

“不知道贝什米特警官的监控录像调取得怎么样。”本田菊站了起来,“希望有结果吧。”

然而这时候基尔差不多要在妓院老板面前发飙了,不过在他瞟了一眼老板背后一排密密麻麻的壮实的保镖,掂量了自己的胜算以及撂翻他们的严重后果之后,最终还是不得不把脾气咽了下去。

“真的没有任何监控探头吗?”基尔压着火气,装作很有耐心的样子问道。

“拜托,警官,这种地方谁会装监控——至少我们家没有。”老板十分不耐烦。

“那连顾客登记表也没有吗?”

“有啊。不过我们有规定,不管出任何事,这些资料都不能外泄,即使是警察办案也不行。”老板摆摆手,“请你们办完事儿就赶快走,这么多条子在这还叫我怎么营业?”

“……”基尔没说什么,他微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天知道他的火气多大——他恨不得开枪毙了那个不配合调查的老板。那该死的,钻到钱眼里的人渣。基尔伯特愤愤地想着。
==============================================================================
“没什么好看的了。”阿尔从尸体旁起身,“我们要说的和上一次验尸报告的外观部分内容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次多了几道刀伤。”

“还多了这块皮疹。”伊万抬起尸体的手臂,“这可能是艾滋病的早期症状,不过具体是不是还要拿回去化验了之后看结果。”

“妓女有艾滋病似乎很正常……”伊莎看着两人,“上一具尸体你们验了艾滋病吗?”

“在确定她是妓女之后专门拿去验了,没发现死者患有艾滋病。”阿尔摇摇头,“hero个人觉得艾滋病对于这个案子来说不是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在下觉得不一定。”本田菊插嘴,“毕竟还是要深入分析才知道。”

“对了,我听说上头有个计划。”基尔张望了一下,确认四下无人之后小声说道,“他们打算让马修在案子没有告破之前每天都来红灯区,装作是花花公子来进行便衣巡查。”

“呃……hero觉得这地方不会欢迎条子的。”阿尔撇嘴。

“所以上头打算把你和伊万安排在他手底下,和他一起,这样你们不仅能相互照应,出了案子也能及时处理。”

“为什么不叫路德维希去?”伊万问道。

“你看阿西那样子像是逛窑子的人吗?”基尔摆摆手,“他和异性跳舞都会脸红,到窑子里一会儿就暴露了。”

“那马修为什么能胜任?”阿尔好奇地眨眨眼。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他的适应能力。”伊莎笑了笑,“他能适应任何环境,就像一块能被随意塑型的橡皮泥一样。”
==============================================================================
尸体抬回去之后是由亚瑟和王耀一起验的。

“这具尸体和上一具有些细微不同。”亚瑟仔细地看着外部的刀伤,“那些不太深的刀伤几乎是垂直于皮肤的,他的刀下得很快——我觉得凶手在害怕,这种情绪在上一具尸体上并没有明确的体现。”

“那凶手又是因为什么在害怕呢?”王耀把血液样本密封好,准备送到医院检查——警局里可没有那么全套的设备来检验艾滋病病毒。

“谁知道呢。”亚瑟抬起头,插着腰叹了口气,“我只知道阿尔和伊万那两个小子没认真检查。”

“这可不一定。”王耀笑到,“你可是伤口专家,他俩恐怕不一定看得出你能看出的东西。”
==============================================================================
“我们有了新线索。”马修在白板前杵着桌子说,“第一个死者的脾气不太好,比较容易动怒。”

“所以您认为她是因为惹怒了凶手才被杀吗?”本田菊问道。

“也不一定。”马修叹气,“凶手也可能本来就计划好要杀她了。”

“具体还要等验尸报告和物证报告。”伊莎用手指敲击着桌面,“我们需要对比相同点,我认为艾滋病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对了,马修,你知道你和阿尔、伊万要被派去红灯区做便衣巡逻吗?”基尔笑着问道。

“……什么?!!?!”马修被吓懵了,“去红灯区便衣执行任务?!!?”

“是的。”本田菊拿出一份文件推到马修面前,“这是上面刚发下来的文件。”

“我们都相信你能完成的。”基尔坏笑着,顺手拍拍马修的肩,“你要是真的放开,我保证绝对比弗朗吉那家伙还耀眼。”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