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全员向/法医设定/非国设】第四章Part7

“这个叫做詹姆斯·布莱克的人符合我们对犯人的的一切推论以及侧写。”晚上,基尔伯特把刚刚打印出来的报告和一张照片用磁铁贴在会议室里的白板上,“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就是他了。”

照片上的男人——詹姆斯·布莱克,满脸横肉,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任何敢对着这张照片看上一眼的人。

“……给他照相的人真是辛苦了。”盯着看了一会儿后马修撇撇嘴,“他仿佛马上就要跳出来揍我一顿。”

“安心啦,你肯定干的过他。”伊莎笑着摆摆手,然后对着基尔问道:“于是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他了?”

“是的。”基尔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只白板笔拿掉笔帽,然后在白板上写了起来,“但是他的行踪莫测,居无定所,妓女哪儿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套了,所以我们只有——!?”突然,伴随着窗外的一声闷雷,会议室里突然黑了下来。

“估计是跳闸。”本田菊转头四处看了看,“在下去控制室看看……”

“不不不,不用了。”基尔招招手示意本田坐回椅子上,“反正内容不多,接下来的东西本大爷口述就好了。”

“我觉得可以先找到那辆红色卡车,然后调监控,在周围走访一下,看看他最近的落脚点在哪儿,然后蹲点逮捕他。”

“我觉得……调监控不太可行。”马修摇了摇头,“他知道如何避开监控。”

“但是那辆红色的大卡车不允许他那么做。”基尔笑了一下,把白板笔随手放下,“卡车庞大的身形限制了他对道路的选择。”

“那个,在下有一点疑问。”本田菊用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我们已知受害者都是曾经接待过凶手的妓女,而且都是以时间先后顺序受害,所以说按照这个思路,理论上受害者应该还会不断地出现。”

“但是有一个问题:以我们现在的侦查思路,短时间之内不可能找到布莱克。”

“那么……”本田菊顿了顿,看向众人,“下一个受害者怎么办?我们甚至都还不知道她是谁,她在哪儿。在下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想一想。”

“……”然后包括本田菊,所有人都沉默了,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沉重了下来。

伴着雷声,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
==================================================================
第二天早上,当王耀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看见弗朗西斯正蹲在地上对着地上的一撮混着花盆碎片的土发呆。

“你在对着土堆冥想?”王耀一边说着,一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

“哥哥在想……”弗朗西斯站了起来,却依旧盯着土堆,“是谁打碎了哥哥我的盆栽——打碎了也就算了,还把里面好好种着的可爱的植物拿走了。”

“反正肯定不是我就对了。”王耀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昨晚上我和你都没来上晚班。”

“我倒是很好奇这个人是谁呢。”弗朗西斯回头对着王耀微笑了一下,然而微笑之下藏着的“杀意”实在是令王耀无法忽略。王耀第一次领教彬彬有礼的弗朗的眼刀,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合适,于是他撇撇嘴,拉出椅子坐下干自己的事去了。

这时候,费里端了一小盆盆栽推门走了进来。

“咦?”弗朗凑过头去看,“小费里你拿了……”

“抱歉弗朗哥……”费里一脸愧疚地把盆栽双手递给弗朗,“昨晚有点急事走得太急,把你的盆栽摔地上了,然后我把里面的植物拿回家重新种了一下……抱歉!!!”

“诶原来是这样啊。”弗朗接过盆栽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舒了一口气,“没关系的哦,反正哥哥的小可爱没事儿就好了。”

“什么小可爱啊?”阿尔叼着个三明治走了进来,“弗朗你的新女朋友?”

“是弗朗的盆栽啦。”王耀笑了一下,“费里昨晚把他的盆栽摔坏了,不过刚才费里已经用行为道歉了。”

“哇噢!”阿尔大力拍了拍费里的肩,“难以置信啊兄弟,摔了弗朗西斯的盆栽你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别把哥哥说得那么暴力嘛。”弗朗微微皱眉。

“既然你这么说……那要不hero也试试?”阿尔坏笑着向桌上的盆栽伸出手。

“好啊,你试试看啊?”弗朗微笑着说着,周围的气压瞬间滑铁卢式地下降。阿尔也是第一次领教弗朗的气场,他的手在空中抖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缩了回去。

“你们在干嘛呢?”亚瑟推门进来,疑惑地看着聚在一起的众人,“还有是昨晚空调忘记关了么,怎么办公室里这么凉快?”

“没,是弗朗西斯在这儿充当人体空调呢。”王耀说着,悄悄遮住了自己身后开着的空调控制面板。

然后王耀很难得地被亚瑟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道。
==================================================================
伊丽莎白拿着一份报告走进了重案组办公室,一脸复杂的神情。

“发生了什么吗?”马修好奇地指了指伊莎手里的文件,“事态很严重吗?”

“呃……并没有,其实这还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伊莎摊手,“就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尴尬。”

“呃……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用尴尬来形容好消息。”马修更加好奇了,“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好消息?”

“詹姆斯·布莱克的红色卡车一天以前被交通部门扣留了。”伊莎把刚从交通部门资料库调出来的资料放到马修的办公桌上,“他开着它偷偷经过一条没有监控的道路的时候被交警撞见了——你知道卡车十一点之前是不能进入城市某些道路的。”

“所以他现在选择道路已经不受卡车的限制了。”马修疑惑地看着伊莎,“这似乎并不算一个好消息。”

“听我讲完。”伊莎用指节敲敲桌面,“最重要的,他已经交了罚款,今天下午三点他会去取回他的车。”

“……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我们太蠢了?”马修难以置信,“我们的对手居然是一个反侦查能力如此低的人,而我们居然还在如何抓到他的问题上讨论了这么久。”

“说不定是巧合呢。”伊莎安慰似的拍了拍马修的肩,“于是需要通知特别行动队吗?”

“应该是不用了。”马修站了起来,“对付他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我觉得最好还是叫上几个人,以免出什么意外。”伊莎沉吟。

“也好。”马修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
“听说那个变态杀人魔被马修他们逮到了!”阿尔激动得眼睛都在闪闪发亮,“他们都是英雄!”

“现在审讯应该才刚刚开始。”伊万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估计能审出不少东西。”

“那么就又到了我们猜谜的时间——!”阿尔提高了声调,“今天的题目依旧是:这个变态会被判处什么样的刑罚?”

“我不太了解具体的法律法规。”亚瑟放下书看向阿尔那边,“不过我觉得他至少会被指控十项以上的罪名。”

“哥哥头一次觉得国家废除死刑有点不公平。”弗朗笑着摇了摇头。

“或许死刑本来就不应该被废除呢?”王耀无奈笑着耸耸肩。
==================================================================
“为什么要杀害她们?”马修的言语里听不出感情。

“他们给我传染了艾滋病。”詹姆斯·布莱克一脸不屑。

“可是你的体检报告显示你并没有任何疾病。”

“那她们也是死得活该。”布莱克啐了一口唾沫,“她们早该下地狱了。”

“……说说在杀害第二个受害者时为什么要害怕。”

“她扯着嗓子就喊,我怎么能不害怕?”布莱克顿了顿,“你知道的,遇到事情女人一向如此。”

“那么你的计划里下一个受害者是谁呢?”马修手中的笔停了下来。

“哈?下一个?”布莱克愣了一下,然后毫无顾忌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还真是有趣啊警官,哪有什么下一个?”

“那个女人就是最后一个。”

他恶狠狠地说着,然后便闭口不言,什么都问不出了。
==================================================================
詹姆斯·布莱克最终被指控包括一级谋杀罪的九项罪名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
【第四章完】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