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全员向/非国设/法医相关】第五章Part2

Part2
第二天下午,重案组召开了案情研讨会。

“年纪较大的死者名叫布兰妮·约翰逊,今年34岁。”马修用磁铁把死去的女人的照片贴在白板上,然后又拿起了另一张男孩的照片,“这是另一个死者,她的儿子汤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几天前才刚刚度过他的五岁生日。”

“那个,小汤姆的父母离婚了对吧?”伊莎随手翻了一下手边的一沓资料,“他爸爸今天早上来局里做笔录的时候有说了什么吗?”

“他说约翰逊女士在几天前一起为儿子过生日的时候曾向他提过,她这几天总感觉有人在盯着他们,监视他们。”早上负责做笔录的本田菊把手稍稍举起表明自己有话要讲,“她很害怕,但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么凶手很可能是有预谋的。”马修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她愿意早那么几天来局里说一下的话,很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吧。”

“本大爷觉得需要给这个凶手做一个侧写。”基尔站了起来,“凶手患有心理疾病的可能性很高——没人会喜欢用鲜血画笑脸的。”

“我也这么觉得。”马修点点头,然后拿起笔在白板上的作案动机一栏上画了一个问号,“以及通过对他们为数不多的邻居的走访,我们了解到死者从来没与周围的人起过争执,邻居们对母子两人的评价都很高。”

“所以这起案子到现在还是不能排除无目的凶杀的可能对吧?”伊莎把资料合上,微微皱起眉头看向马修,“那么如果这依旧还是一起连环杀人案的话……”

“麻烦就大了。”基尔伯特摊手。

“是啊,而且说真的凶手很有可能就喜欢专挑身边没有男性的女性下手。”伊莎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端起手边的咖啡啜了一口,“我已经无法判断‘单身万岁’这种话到底正不正确了。”

“那个,现场没有发现抵抗痕迹……”本田菊看着电脑上刚刚传过来的资料说道,“然后似乎死者身上也没有抵抗痕迹?”

“这个就不清楚了。”马修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法医办公室晚上会交报告过来,到时候就知道了。”
==================================================================
同一时间的验尸室里。

“我敢打赌这起案子绝对不可能是仇杀。”伊万在惨白的日光灯光下一边认真看着伤口一边对旁边的亚瑟说,“行凶者下刀很干脆,我完全看不到扎进去之后还反复搅动过的痕迹。”

“是啊,毕竟听说他们为人一直都很不错。”亚瑟撇过头看了眼背对着他的伊万,然后转回去继续捣鼓自己手头的化验工作,“可惜了。”

“你不觉得这起案子奇怪极了吗?”伊万一边转到验尸台的另一边查看一边说,“死者根本不该被杀,而且凶手居然还在行凶之前在死者家里躲藏了将近十分钟左右,不仅故意给死者电话让她报警,还居然用血画了个笑脸。”

“心理变态,我的知识只允许我解释到这个地步。”亚瑟拿着试管从伊万身后走过,准备把试剂拿到仪器里检验,“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我们能完整地推理这起案子。”

“这个是确实……”

“那你还想这么多?”亚瑟的声音里有一丝丝的不满,“赶紧做好本质工作就行了,别管那么多。”

“……”伊万没理亚瑟,继续埋头对着尸体仔细地检查。
==================================================================
“报告已经整理好了。”伊万把文件袋轻放在马修的办公桌上,然后抬头对马修笑了一下,“如果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

“辛苦你们了。”马修疲倦地笑着点了点头,“那个,能帮我冲杯咖啡吗?我现在已经累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好吧。”伊万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向咖啡机,“你们又赶工了?”

“对啊,每次一有案件,重案组就必须得无偿加班。”马修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不是么?”

“或许我应该安慰你几句?”伊万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当英雄总得付出点什么,比如休息时间,对吧?”

“那我还是当一介凡人好了。”马修无奈地接过咖啡,“谢了。”

“没事。”伊万笑了一下,“加油,我们的英雄们,K州还等着你们拯救呢。”
==================================================================
伊万走后不久,基尔就暴力地推开门闯进了马修的办公室。

“嗨,兄弟,大消息!”基尔激动地朝着马修冲了过来,“犯罪侧写有结果了!”

“是什么……?”马修放下了手里的咖啡,强迫自己忘记疲倦,然后艰难地挑起一个礼貌的微笑看着基尔,“希望是个好消息。”

“分析员们一致认为罪犯拥有反社会型人格,这点从他对着摄像头露出微笑这点就能看出来——因为他获得了愚弄人的快感。大部分反社会型人格患者都有这类症状。”基尔咧嘴笑了一下,“这样就大大缩小了侦查范围不是么?”

“我觉得这个消息好坏参半……因为我们目前还暂时不知道他的杀人标准是什么——或许根本就是无指定性的杀人也说不准。”

“而我们能做的,只是继续等待,等到有人接着被杀,一直等到证据充足了为止……”

“不要这么沮丧,马修。”基尔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你知道的,不是我们不想行动,而是我们实在没办法行动。”

“可是我依旧有愧疚感。”马修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知道死者被杀和我关系不大,但我还是觉得不舒服。”

“……”基尔没说什么,他抿紧嘴唇,和马修一起沉默。
==================================================================
衣柜里十分拥挤,可是“他”依旧在里面无声无息地躲着,直到无知的受害者打开柜门为止。

“这真无聊,倒是赶快来开衣柜啊……”藏在衣柜里的带着威尼斯面具的人想着,一边透过缝隙向外看,“我可不喜欢自己钻出来。”

“啊,来了。”他说着,紧紧地盯着衣柜外不时闪过的一个漂亮女人的身影,“这次不如把她溺死吧?”

“啊,还有用鲜血画笑脸,待会儿结束的时候可别忘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