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第六章Part1【全员向/法医设定】

转眼已经入冬,一阵寒潮过后气温更是滑铁卢般的下降。街上的行道树已成天被风雪蹂躏,干枯的树枝被积雪压得抬不起头来。

“什么嘛……”阿尔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怨念地看着窗外,“明明前几天都还那么暖和的。”

“前辈你这是感冒了吧…...”费里同情地看了过来,“还是多穿点衣服吧。”

“开什么玩笑,hero一点事儿都没有……啊嚏——!!!等等hero眼前的世界为什么有点迷迷糊糊的……”

这时候,伊万和弗朗西斯一起走进了办公室。

“王耀呢?”伊万抖了抖衣服,把身上的雪花抖落干净,然后环顾了办公室一圈,“基尔伯特现在正到处找他呢。”

“不知道诶……大概是和亚瑟前辈约着干什么去了吧。”费里也靠在椅子上随意地环顾了一圈冷清的办公室,“你看亚瑟前辈真的不在诶。”

“真是……电话都不接啊,王耀。”弗朗西斯失望地把手机放下揣进衣兜里。

“王耀看马修去了,以及他没和亚瑟一起行动……啊嚏!”阿尔揪出一张纸擦擦鼻子,然后疑惑地看着伊万,“大冷天的基尔伯特干嘛疯了似的满世界找王耀?”

“……你是不是天太冷被冻出毛病了?”伊万皱着眉头看着阿尔,“肯定是工作啊。”

“哥哥建议你最好去量个体温。”弗朗西斯从自己办工桌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支体温计塞给阿尔,“你看起来有点像发烧,没开玩笑。”

“呃……好吧。”阿尔想了一会儿,然后乖乖的拿起水银温度计甩了几下。

“那工作怎么办……?”费里站了起来。

“你,弗朗西斯,还有我去顶替一下。”伊万耸耸肩,“没办法王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说伊丽莎白也在现场?”阿尔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伊万,用一种十分认真的口吻问道。

“废话。”伊万的回答十分简洁明了。

“那你们可得快点去……不然那个女魔头恐怕是要生吃了你们的。”阿尔撇撇嘴。

“没那么夸张吧?”弗朗西斯转身准备走,

“等被她推一巴掌的时候你就知道了。”阿尔轻哼了一声。

“所以你一个人没关系?”伊万转过头来问道。

“当然,我可是hero啊——”阿尔说着,比了一个OK的手势,“……啊嚏——!!!”
===============================================================================
三个人没敢多耽搁,拎着东西就赶快坐上了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的车,火速赶往现场。

“现场在什么地方?”费里一边把脚边的工具箱码放整齐一边问道,“真希望不要是什么麻烦的地方啊……”

“看来小费里你的希望落空啦。”弗朗西斯无奈的笑了一下,“据说现场在郊区封冻的河面上。”

“准确来说是在河面的那层冰下面。”伊万拉了拉围巾,不过基尔伯特现在应该已经想办法把东西取出来了吧。

“嗯……河面封冻差不多应该是两天前的事吧?”费里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

“差不多?”伊万耸肩,“我不确定。”

“而且这次靠监控锁定嫌疑人恐怕很难。”弗朗叹了口气,“周围的道路听说没什么监控摄像头。”

汽车很快驶入了郊区,车窗外尖锐的警笛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当三人来到现场时,现场周围已经拉上了一圈警戒线,相机快门声时不时在不远处响起,,前面封冻的河面上已经被破开了一个口子。河岸上,基尔伯特正和本田菊看起来似乎正在寒风中讨论着些什么,两人都面色凝重。

“情况怎么样?弗朗向两人招了招手,“伊丽莎白呢?”

“她带着一队人马沿河岸取证去了。”基尔向三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你们先过来看一下尸体吧。”

然而被打捞上岸的根本说不上是尸体,只是几段残肢。地上摆着三支苍白僵硬的手臂,全都是左手,很明显并不来自同一个人。三只手臂看起来都是女性的手,一只手的指甲涂了指甲油,另一支戴了一块女士腕表,还有一只的手腕上绑着一圈女性气息十足的扎头绳。几只手臂就像玩偶的手臂那样整齐的摆在雪地上,仿佛待售的商品。

“哥哥来看看……”弗朗西斯戴上手套蹲了下来,“哥哥好像能够看到锯齿留下的的痕迹,不过具体还是要拿回去看。”

“看起来像是生前就锯下来的。”伊万也蹲了下来,“这把用来切割的锯子不怎么锋利啊……肌肉断面一点也不整齐。”

“至少现在来说应该暂时无法判断锯下来多长时间了吧…..”费里皱起眉头,“毕竟在低温环境下保鲜好几天了……而且应该也很难取到血液样本。”

“就只有这些了吗?”弗朗站起来问道,“哥哥觉得我们分析出来的信息会不够你们用啊。”

“就现在来说,只有这些。”本田菊摇了摇头,“伊丽莎白警官还没有回来,我们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其他线索。”

“啧,这个抛尸的人真麻烦。”基尔伯特咒骂了一句。

“那现在怎么办?”伊万环顾了一圈,“我们先把这三截东西拿回去吧?”

“行。”基尔伯特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麻烦了。”

“总觉得这件案子很难破……”费里小声对弗朗西斯说。

“即使是国家警察总署,重特大案件告破率也只有百分之八左右。”弗朗轻轻拍了拍费里,“短时间内破不了案子才是重案组的常态,不能把破案想得那么容易。”
===============================================================================
“呃……这还真是第一次。”阿尔拿着温度计趴在办公桌上,“39度诶,创纪录了吧……?”

“啊好晕……”阿尔的手放了下去,“hero撑不到医院了……所以说来个人帮帮hero啊啊啊啊啊——?”

“大清早的瞎叫唤什么?”亚瑟走了进来,皱着眉头地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阿尔,“我可是在楼梯口就已经听到声音了啊。”

“高烧39度。”阿尔没力气吐其他多余的字了。

“……走我陪你去医院。”亚瑟听完二话不说拉起阿尔就往外走,“本来就智商低,再病这么一次恐怕智商得负值了。”

“哇亚瑟你第一次对我这么好。”阿尔突然有点感动。

“代价是一罐锡兰红茶。”亚瑟头也不回。

“……当hero之前什么都没说。”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