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鹤

构图和文笔都被狗吃啦!

Silent Testimony(无声证词)第六章Part7【全员向/法医设定/微刑侦】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突然之间,所有的书写声、步伐声、敲击键盘的声音,全部都在那一声零点提示音之后全部停止了,只有墙上挂钟发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楼层。

随后,这片寂静被更大的骚乱所取代。

“天啊!”“该死的,我们……”“我们该怎么办?!”“那些女孩还会活着吗……?”“我们恐怕没有机会了。”“可恶,要是能再多半个小时……”这些声音从其他科室里传出来,灌进一片寂静的重案组办公室。本田菊,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面面相觑,然后他们担心地望向沉默着的马修。

“……让法医们先回家去吧,他们不需要加班了。”马修攒紧了拳头,“通知下去,请他们准备一下明天早上的新闻发布会,我想新闻媒体们应该已经迫不及待了。还有,通知王耀,让他准备好参加明天早上的新闻发布会。”

“好的。”本田菊点点头,“那其他科室呢?”

“他们可走不了。”马修看向电子闹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00:06,距离最后期限已经过去了六分钟,突然间他觉得有点头晕,“至少加班到早上四点为止再走。”

“好的,在下现在就去通知。”

……
=================================
马修觉得自己现在正置身梦中,可是这梦境却又是那么地真实,让他不禁怀疑这是否就是现实。

他看到十多个被黑色袋子套住了头的女孩儿站成一排,像展览品一样整整齐齐地立在自己面前。马修能听到她们发出的绝望的呜咽,声音时不时被剧烈地呼吸所打断,断断续续地。他还看到她们的腿都在颤抖。

然后马修看到一个人从后面走上前来,他的手里提着一把屠刀。马修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他作何表情,但却听到了他惊悚的笑声。

那个人开始屠杀那些女孩。他用刀一次又一次地贯穿第一个女孩,直到她的腹部变得血肉模糊。然后他走到第二个女孩面前,用刀砍掉了她的两条腿。那个女孩凄厉地尖叫了起来,马修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

他试图冲上去夺下那人手里的刀,可是他突然发现他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

“来啊,来抓我呀!”那个人笑了起来,“你为什么不动手?你来抓我呀!”

“你来抓我呀,你再不来她们就都快死了——”
=================================
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

“我们十分抱歉马修·威廉姆斯组长没能来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基尔伯特说着,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伊丽莎白和本田菊,“威廉姆斯组长因为才出院不久,身体还很虚弱,加之前几天的过度劳累,他今天凌晨加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修养。于是作为副组长,今天的发布会将由我代为主持。”

台下的记者立刻骚动了起来。

“请问你们为什么在离最后期限只剩三个小时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侦查方向是完全错误的?”一个记者提问,“这是不是因为你们的办事效率太过低下?”

“这点上我们绝不会承认。”基尔伯特答到,伊丽莎白看出他在有意克制自己的情绪,“每一个参与案件侦破的人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已经尽力去追查了线索,但是我们没有料到那些线索是人为设计的圈套。”

“请问在办案初期你们是否低估了对手的实力?”一名记者提问。

“重案组从来不会低估任何对手的实力。”伊丽莎白回答道,她突然有些不满。

“请问十余位受害者的身份信息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以及你们将如何安抚受害者家属?”

“这个问题……”本田菊看了看基尔伯特,然后接着说,“受害者身份信息目前还尚不清楚,所以关于安抚一事的相关安排现在还暂时无法告知各位。”

“也就是说现在你们毫无头绪吗?”那个记者追问。

“也不能这么说。”基尔伯特咬咬嘴唇,“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信息。现在相关科室的人员正在抓紧排查,我相信我们已经离目标不远了。”

“据说这一次法医尸检并没有起到关键性作用,请问是否是法医的工作效率低下?”

“这一点我无法苟同。”王耀开口说,“法医第一办公室的所有法医都是K州法医的精干力量,当时派去出外勤的三位法医也都是技术十分高超的法医。至于为什么没有发挥关键性作用——很遗憾,那三截断臂并不能告诉我们更多的信息。”王耀一口气说完,有些气愤地靠回椅背上。

“请问重案组是不是没有尽全力?”

“请问威廉姆斯组长会不会因为愧疚引咎辞职?”

“听说当时出勤的法医有一位是新人,请问这是否影响到了尸检结果?”

“请问……”

“请问……”

……
=================================
“今天早上那场新闻发布会气死我了。”王耀愤愤不平,“那些记者问什么‘法医和重案组是不是没有尽力’——哈,真是可笑,要是破案有这么容易他们来就好了。”

“冷静,冷静。”伊万拍拍王耀的肩。

“对了,马修是不是……又进医院了?”阿尔难得露出担心的神色,“一早上了也没人能给英雄个确切消息,他还好么?”

“就是太累了。”王耀叹了口气,“马修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

“那就好。”阿尔呼出一口气,“马修也真是辛苦了。”

“那么案件有什么进展吗?”弗朗西斯趴在椅背上问道。

“不知道。”王耀摇摇头,“他们都快忙疯了,没时间往外透露消息了。”
=================================
“各个科室都来消息了。”伊莎用笔敲敲桌子,“那封信确实存在轻微人为伪造痕迹,所以我们现在的侦查方向应该无误。”

“接下来是重头消息——通过当时酒吧的监控录像,我发现有一个人很可疑。”伊莎说着,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转向本田菊和基尔伯特,“在我和基尔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着我们。”伊丽莎白用光标指了指画面上的一个人影,“就是他,非常可疑。”

“这说明我们当时就已经被凶手被识破身份了。”基尔伯特皱起眉头,“他只是想近距离欣赏我们的丑态——因为他知道短时间内我们不会怀疑上他,所以他才敢跑到伯顿酒吧去看我们蹲点。”

“对,就是这样。”伊丽莎白点头。

“这个人的身份信息能查到吗?”本田菊问。

“应该不难。”基尔伯特盯着屏幕,“不过具体还是要看相关科室。”

“需要让特别行动队提前待命吗?”本田菊说着站了起来。

“需要。”基尔伯特点点头,“如果凶手的手里还有人质会很麻烦。”

“那么在下去通知。”本田菊叹了口气,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我们离真相似乎不远了。”伊丽莎白深吸一口气,“这该死的噩梦终于快要结束了。”

“是啊。”基尔伯特咬紧了牙,“本大爷敢保证,他快完蛋了。”

评论(6)

热度(50)